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图文 > 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

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

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

 

最近网络上流传着这么一张图,完美的阐释了音乐制作三个流程:混音前、混音后和母带后,其音质变化。每经过一个步骤,这位美女都愈加动人,从其貌不扬的普通青年,变身为妖艳性感的女郎。但是到了第四步,格式变成了MP3,图像质量急转直下,成为了粗糙的像素块,美感尽失。

 

母带制作是唱片投产前的最后一道工序,它既具有强操作性又充满神秘感。说它操作性强,是因为在母带之前,你必须搞定混音,确定音乐名称,播放顺序,以及确定歌曲间的间隔,让音乐制作的旅程完美收官。而说它神秘,则是因为它只对音频稍作打磨,就像最后的那张精美肖像,它是让一切细节尽可能完美的最后一步,十分微妙,却能画龙点睛。

 

做母带需要特别的心态,当然也需要特别的设备,有别于一般录音棚、工作室里常见到的。虽然棚里的工程师一般也能做母带,但顶级的母带工程师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。今天,让我们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进行一番问答对话。

 

Logus堪称是制作人的制作人。他与不少传奇音乐人合作过,包括Pantera、Public  Enemy、the Notorious BIG、Blondie、Anthrax等等,还有一些后起之秀,包括独立摇滚音乐人Wray,制作人、混音师和母带工程师他都做过。他最开始在富有传奇色彩的纽约录音棚 The Hit Factory 工作,到后来有了自己的母带工作室,Logus凭借对细节的把控和挖掘,总能得到顶尖级客户的青睐。他总能将手中的作品带入更高的Level。笔者因合作之便,与他有很多的接触机会,所以我对他的水平十分了解,下面是我们的对话!

 

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

 

问:母带制作是神马?

 

母带制作是作品即将面世对最后一步,而我就是这音频的园艺修剪师。我纵览整张专辑,确保其整体的连续性。这些音乐最后会转换为一些特定的格式(CD/网络/黑胶/电台),我会尽可能保证每种格式得到最佳音质。我会借助一个母带控制台来进行处理,常会用到电平控制、EQ和压缩。

 

有需要的话,有时我会给一首乐曲加点力,让它在满度相对电平(full scale/设备最大电平)时听起来更棒。音量战争带来了不小的影响(值随着时间推移,唱片的平均响度越来越高,新唱片都尽量让自己的歌曲响度更高),所以在大响度的情况下,你必须保证音频信息的完整,并且避免失真发生。

 

另一个目标,是得到制作人或混音师想要的结果。我所用的放音系统细节还原十分准确,我很了解它的特性,甚至可以说它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也不为过。我可以很迅速的感觉出混音师想要的是什么,然后要为乐曲加些什么处理,能让亮点更加突出。

 

问:你的母带设备系统与常见的录音棚设备有何区别?

 

一套优秀的母带系统,就像我们工作室这样的,需要无音染响应快的功放、清晰而有力的声音。一个好声音拿到这里,效果就会很棒,而有问题的声音一放出来,我立刻就能知道要如何处理,如何改进。

 

多数普通的录音棚功放的速率都比较慢,监听系统的音染也比较大,而前置放大器信噪比通常也很低。这对录音来说完全没问题,但对于母带级别的音频处理,这效果就惨不忍睹了,因为它会丢失很多细节和信息。你必须得在其他的各个放音系统去听,来甄别其中的问题。

 

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

 

问:乐队或制作人可以帮上你什么忙,减轻你的工作负担吗?

 

母带制作中,非音频的工作部分也很重要。包括CD光盘的字模片(image master),黑胶片的编码(code)。如果这里出了错,可能会在以后的版权上出问题。

 

准备好歌曲音轨,附加的片段,确定好歌曲顺序、ISRC编码/唱片名,以及所需要的成品音频格式。给我几个示例唱片,来展示你所想要达到的效果。

 

母带处理中有哪些常识性的错误?

 

在极少数时候,有些艺人可能会提出一些类似混音的要求:“你可以让吉他声更大些吗?”若用一些玩笑话来取笑他们的不专业,可能会让他们感觉不愉快,伤自尊。我的处理方式是,叫来制作人或混音师,来解释我的工作所能做到的事,以及我所需要的(最终混音)。混音师通常会很感谢我,因为我并没有破坏他们的混音成果,也没有去越俎代庖做一些母带本职工作之外的处理。最后每个人都会很满意。

 

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

 

乐队和制作人通常会怎么样参与到你的混音工作呢?

 

他们可以用任何方式来参与其中。有时候会涉足很多,他们需要组织好自己的语言,清楚的解释自己所需要达到的效果。有时候也会参与的很少,甚至只有一句话:I love it!

 

你有试过对自己的混音或制作的作品进行最后的母带处理吗?

 

想当年我还是个全职混音师时,我从来不对自己的混音作品进行母带处理,而且一点也不想这么干。我知道有不少顶尖人士善于此,但对于当年的我来说,母带处理还完全没有概念。有那么一两次,我对自己的混音进行母带处理,结果都是不堪入耳!

 

母带处理似乎是音频工程领域中的黑科技!当年你为何对母带没有概念呢?

 

说来挺有意思,我在做真正开始做母带之前,确实对此一点都不了解。你在进行混音和进行母带时,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听音方式——就像录音和混音是完全不同的一样。有些东西在混音室听起来不错,拿到母带工作室去听,其放音系统对你来说完全不熟悉,在此环境下对作品作出判断是毫无意义的。母带工作室的放音系统需要更多的细节,它的声学环境与常规录音棚、工作室很不一样。因此,当年我还在做混音师时,会找一个我很信任的母带工程师,并与他长期合作。

 

你有木有自己的母带哲学?

 

让它更动听,不要想太多!

 

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
分享到:
 

揭开母带制作的神秘面纱——与母带工程师Paul Logus对话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