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猎鲸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烟波浩渺的海天之间,惊险奇绝的“人鲸之战”一触即发。然而,这只是刚刚开始,比捕鲸更凶险的事情,还在后面……

1、榜落谁家

明朝嘉靖年间,在浩瀚大海上,有两股强势海盗,一股为首的姓汪名直,号称“五峰船王”;另一股匪首叫徐海,绰号“明山和尚”。这两股海盗,为独霸大海,视对方为死敌,拼杀不断;他们抢劫过往客商,扰得民不聊生;他们嚣张跋扈,连朝廷都要忌惮三分。

这天,一艘小船驶进徐海领域。徐海一看,来船竟是死对头汪直的,他一声令下,几条战船箭一般射出船坞,如同伺机而动的海狼鱼,洄游着包围了不速之客。

小船舱里,坐着一位身形瘦削的汉子,此时,他声音洪亮地发话道:“在下宋青山,曾是汪舵主麾下一个船副。只因他汪直做了对不起兄弟的事,宋某无法忍受,特来投奔徐总舵主。”

说罢,宋青山走出船舱。让众匪惊奇的是,宋青山居然没穿衣服,全身上下,包括脑袋,紧紧裹着一层青白相间的鲨鱼皮。

站在大舰船头的徐海冷冷问道:“汪直怎么对不起你了?”

宋青山说:“他揭了皇榜,要当海贼王!”一听此言,众匪一片哗然。

接着,宋青山便说了起来。

原来,嘉靖皇帝的帝位是兄终弟及,嘉靖的父亲一辈子没做过皇帝。嘉靖登基后,便想追封父亲为先帝,不料此议一出,大臣们群起反对。嘉靖大怒,下狱治罪一百三十余人。不仅如此,他还下旨修建先帝陵来为父正名。

不料先帝陵即将完工时,却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问题——陵墓的九十九盏长明灯不够持久。这可急坏了嘉靖,吓傻了工匠。长明灯不长明,国运岂能安好?在查过风水、检修过墓室后,工匠们得出结论:问题出在灯油上。他们提出,唯有效仿先秦,用“人鱼膏”点灯,方能长明不熄。所谓“人鱼膏”就是海中巨头——鲸的皮下脂肪:鲸油。

这时,只见宋青山从怀里掏出一面绣龙锦缎,正是那捕鲸皇榜,他说:“只因太多人反对修先帝陵,所以这是一道暗榜,无论官家或海盗,凡捕鲸取油者即为海上之王!”

听到这里,徐海示意宋青山上了大船,哪知他从宋青山手里接过皇榜,竟顺手将皇榜扔进大海,然后冷冷地说:“先让我看看你的本事。你去把皇榜捞上来,船上就有你一个位置。”

这皇榜可是裱有玉石的,眨眼间便沉没了,捞它犹如海底捞针。面对徐海的故意刁难,宋青山稍作迟疑,便纵身一跃,像条瘦长的梭鱼扎进海里。

一炷香、两炷香……过了好一会儿,负责计时的海盗对徐海说:“舵主,十炷香已经燃尽,那厮还没上来。”徐海听了,大手一挥,示意船队起锚,返回船坞。

就在这时,只见海面突然冒出滚滚气泡,接着宋青山浮了上来!

徐海立即命人放下绳索,将宋青山拉上船。只见他气定神闲,丝毫不喘,两手却空空如也。徐海冷笑道:“原来你只是在海里转了一圈,没捞到皇榜,你耍我呀!”此话一出,海盗们立即拔刀冲着宋青山。

宋青山说声:“且慢!”接着,只见他那干瘦的小腹鼓动着,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,然后摊开手掌,露出一只黑色贝壳,说道:“这种黑螺喜欢附在船底,跟随航船寻找适合生存的水域。它还会散发一种气味,吸引鱼群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觅食……我在汪直手下做事,见过他饲养此物。我刚才下潜时,发现这几艘船的龙骨底部覆满了黑螺。”

徐海一听,暗暗吃惊,心想:难怪船队最近总被汪直偷袭,起初我怀疑出了内奸,原来是汪直利用黑螺锁定了我的行踪……汪直既然揭了皇榜,一定不想让其他海盗顺利捕鲸。

这么一想,徐海让手下潜到船底,清除黑螺。他终于重新打量眼前这位瘦削的汉子,不由脱口赞道:“能一口气沉潜十炷香的时间,我没猜错的话,你练过龟息术?”

宋青山苦笑道:“正因如此,汪直竟想让我沉海猎鲸,可就算我闭气功夫再好,那也憋不过鲸鱼呀!我被姓汪的逼得走投无路,才盗了皇榜,诚心来投,恳请徐舵主收留。”说着,他单腿落地,跪了下来。

“良禽择木而栖,”徐海赶忙将宋青山搀起,继续道,“我徐某最爱才!好兄弟,船上有你一个位置。”

2、血色考验

当晚,徐海在主船设宴,为宋青山接风。席间众海盗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好不酣畅。

可是,宋青山既不喝酒,也很少动筷,徐海赏赐的财宝和美女都被他一一婉拒。此时,一个粗壮肥胖、一身浓毛的海盗推开众人,凑到宋青山跟前说:“新来的,你这么见外,是不是瞧不起咱们?我看你不像海盗。”此人外号“海刺猬”,在船上排行老五。

海刺猬脾气火爆,逮谁扎谁,他说着话,喷着酒气,挑衅地盯着宋青山。

“老五,休得无礼。”徐海只淡淡地说了一句,依旧慢悠悠地喝酒吃菜,并未上前制止。

宋青山微笑着说:“五哥说我不像海盗,那我像什么?”海刺猬眼一瞪,道:“像汪直派来的坐探!”

此言一出,热闹的气氛顿时降到冰点,宋青山却面露笑容。

海刺猬继续说道:“我听说,出卖别人的人,血都是黑色的。姓宋的,你的血是黑是红?”

宋青山仍一脸笑容道:“是黑是红,难不成你还要放我的血?”

“不放血也能知道。”海刺猬说着,大手一挥,命人抬来两只木桶,桶里放了水,底部架着火盆,炭火把水烧得滚烫。海刺猬跳进一个桶中,溅出的水烫得旁人跺脚骂娘。

海刺猬最爱泡热水澡,他那臃肿肥胖的身子泡在烫水里,很快变得通红,他舒服地哼唧着说:“看到没?我的血是红的!你敢洗这热水浴吗?不敢你就是坐探,你的血是不是黑的,怕见人?”

宋青山看了看坐在首席、一脸漠然的徐海,然后纵身跳进另一个木桶。就这样,两人在不断升温的热水里较上了劲!

不知过了多久,徐海杯中的酒已经凉了,木桶下炭火仍烧得旺旺的。宋青山闭着眼睛,整个人似乎失去了意识。

海刺猬突然“哇呀”一声大叫,跳出木桶,瘫坐在地,他那肥胖的身体像个熟透的火龙果。这时,宋青山才微微睁开双眼,仿佛刚睡醒一般,慢吞吞地爬出了木桶。

徐海见了,哈哈大笑,他让人把海刺猬搀了下去,然后走到宋青山旁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‘冰川白鲨’的皮果然是隔热神器!宋兄弟,老五跟你闹笑话呢,我这兄弟是粗人,你可别往心里去。”

宋青山伸了个懒腰,他的小腹鼓起鸡蛋大的一个包,随着他吐出一口浊气,便包消腹平。

原来,宋青山利用龟息术进入假死状态,在热水里睡了一觉。他并非不怕热,而是处于假死状态下忍耐力异于常人,加之他身上的“冰川白鲨皮”有助隔热,使他胜过洗了半辈子热水澡的海刺猬。

所谓龟息术,其实是一门气功,法以灵龟,因此他进食少、擅闭气,吸一口气能坚持很久。他穿的鲨鱼皮隔热性强,保持低温与低消耗,能最大程度地接近冷血动物。

宴席在这出闹剧中收场,海盗们过惯了明争暗斗的生活,喧闹一番之后便各自休息去了。

宋青山却难以入睡。练过龟息术的人睡眠较常人要短好几倍,但睡眠质量极高,因此到了深夜,他仍精神头十足。

突然,宋青山听到“咔嚓”捅破门锁的轻微响声,他立即一跃而起,冲出房门。那声音是从徐海的主舱传来的。宋青山借助桅杆掩护,绕过甲板,来到徐海的房间。

只见一个黑衣人手持尖刀,站在徐海榻前,而熟睡中的徐海却浑然不觉。宋青山蹑手蹑脚走了过去,那黑衣人突然转身,挥刀劈来!宋青山急忙转身躲避,可他的后背还是被刀砍中了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黑衣人的肩头被人从背后擒住了。原来二人的打斗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徐海。黑衣人的肩头被擒,他急中生智,一个羚羊跪乳,架空了徐海的手腕,然后从两人之间钻过,跃出房门,翻过船舷,跳入大海。

徐海喘着粗气,连忙撕下衣襟为宋青山包扎伤口,说道:“这刺客定是汪直派来的,多亏了宋兄弟及时发现,才让徐某躲过一劫。”

“好说,好说……”宋青山说着,在徐海的扶携下走回船舱。月光下,没人注意到宋青山后背的刀口,正流着黑如浓墨的血。

3、海上烽烟

次日清晨,宋青山醒来,背后的刀伤已经结痂。他走出船坞,惊诧地发现,昨晚的船队不见了,海面上只剩一艘主船。此时,徐海出现在甲板上,他手持被丢入大海的皇榜,朝宋青山走来。

没等徐海开口,宋青山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,开口问道:“舵主,你该不会……”

徐海微微一笑道:“宋兄弟果然机灵。没错,我是想让你潜入海沟,助我捕鲸。”

宋青山说:“舵主,我背叛汪直并非害怕冒险。身为海盗,咱们与官家势如水火,而揭了皇榜,就等同默认了朝廷的招安……徐舵主,一个失去自由的海贼王,就算征服了巨鲸,也会被人耻笑,从此再没有属于你的海!”

徐海眼中闪烁着寒光,说:“有一点你说错了,揭皇榜的是汪直,不是我。我只要捕到鲸,悄悄把鲸油献给朝廷,到时受赏的是我,遭人诟骂的却是他汪直,哈哈!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”

“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宋青山叹了口气,转身欲走。徐海并不阻拦,却说:“宋兄弟,背后的刀伤好了吗?你摁一下小腹,再试着运一口气,看看有何感觉?”

宋青山心中一凛,忙摁了一下小腹,顿时觉得有股麻痛导遍全身。徐海则得意地阴笑道:“昨晚的刺客是我安排的,那刀口涂了毒,所以你那伤口流出的血是黑色的。那可是西洋的一种奇毒,没有解药,唯有新鲜鲸血可以解毒。”

事已至此,宋青山没有退路,只得答应下海猎鲸……

这天一早,海面升起大雾,黑色的深海下方有一条海沟,那里是座头鲸的巢穴。

徐海命亲信驾驶着几十艘重型渔船分布在海面上。宋青山身穿鲨鱼皮,脚边放着锋利的鱼叉,独自乘坐一艘小船,往深海驶去。

徐海身在主船把控全局,他命令几个海盗先行潜入海里探路,一会儿海盗们上来换气,并确认海面与海沟之间畅通,保证能顺利地捕获鲸鱼。

此时,海面上风浪骤起。远处出现了船队的轮廓,层层叠叠,少说也有几十艘。那正是另一个海盗头子汪直率领舰群出击来了。

徐海大惊失色,赶忙指挥船队跟对方火并起来。一时间,弩炮密如飞蝗,你来我往,杀得鲜血与浪花交织,黑色的海面被染红了,浓雾中弥漫着血腥气。

双方拼杀了好一阵子,汪直的船队终于撤了。这一仗双方打了个平手,但损失均极惨重,徐海还受了伤。有人劝徐海撤回船坞,以免对方杀个回马枪,可徐海心系捕鲸大业,坚持不走,可他回头一瞧,却不见了宋青山的身影。徐海又是一惊:莫非姓宋的投靠是假,这一切都是汪直安排的阴谋?

就在徐海惊疑之时,“噗”的一声,宋青山冒出水面,颤抖着爬上船,倒在了徐海的脚边。

宋青山一改往日的气定神闲,只顾大口大口地喘气。原来,在双方开战之时,宋青山潜在水下避难,因为后背中毒,影响了龟息术的效力,要是汪直晚走一步,宋青山势必憋死海中。

徐海盯着宋青山,面露杀气说:“猎鲸用的弹药几近耗光,你也失去了利用价值,不如……”

宋青山从甲板上站了起来,说:“再给我一个时辰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徐海犹豫片刻,点头应允了。

4、智取活鲸

得到了徐海的应允,宋青山从船舱里取出大量黑螺,撒在一张细密的网中,然后将盛装黑螺的渔网“铺”在海面上,引来了大量鱼群。

一个时辰过后,涨潮了,平静的海面上突然出现巨大漩涡。徐海见了眼前一亮,激动得险些跌倒在甲板上。

这时掌舵的大喊一声:“鲸!”盯着洞开的海面猛打舵盘,以免船被这庞然大物撞着。

大伙终于看到,一头白须座头鲸从水面升起,张开血盆大口,贪婪地将鱼群、黑螺连带渔网一并吞入口中。徐海万万没料到巨鲸会自动离开海沟、跋涉千米浮出水面,为他省去了沉潜的难题。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!他立即命令众海盗动手,于是,海盗们或持鱼叉、或搭弓弩,誓与座头鲸搏命。

“慢着!”宋青山大声制止道,“方才一战,大伙儿已大伤元气,现下又岂是巨鲸的对手?”

徐海懊恼地说:“那怎么办,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它吃饱喝足、游回海沟?”宋青山示意他不要说话,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。徐海只好按捺住心中焦虑,大伙的目光齐聚在宋青山身上。

座头鲸掀起的巨浪拍翻了好几艘小船,宋青山依旧纹丝不动。等到夕阳西下,座头鲸折腾得似乎有些累了,居然一动不动地浮趴在海面上。突然,“呼”的一声,从它那硕大的鼻孔里喷出一道水柱,巨大的气流惊走了飞翔的海鸥。这时,只见宋青山将一个罐子拴在鱼叉上,使劲飞快地旋转着,接着猛地掷向座头鲸,泥罐带着强大转力飞出,准确地砸中了巨鲸的鼻孔。

罐里扬洒出大量粉尘,被座头鲸吸了进去。原来,宋青山知道,鲸是用肺呼吸的哺乳动物,他便事先备下磨成粉尘状的迷药,并且算准了座头鲸换气的时间,一举发难!

座头鲸惊恐地甩着尾鳍,本能地试图下潜,但先前吞入嘴里的渔网却缠住它,鲸焦急地嘶吼,人们仿佛听到了来自海洋深处的悲鸣……过了一会儿,被鲸吸进肺里的迷药发挥效力,巨大的座头鲸挣扎了几下,便瘫浮在海面上,犹如一座隆起的孤岛。

徐海欣喜若狂,他做梦也没想到,不费一兵一卒就捕到了活鲸!他让重型渔船抛下锚钩,小心翼翼地勾住鲸须,几十艘渔船合力拖着巨鲸往海岸驶去。而此时宋青山却因为毒性发作,一头栽进了大海……

5、青山犹在

这一晚天黑人静,徐海将活鲸连同皇榜交给了负责修建皇陵的白大人。白大人生平头一次看见如此巨大的座头鲸,在惊叹徐海技艺不凡之后,交代工匠们对活鲸进行剥皮取油。

这些工匠都是渔民出身,对座头鲸怀有敬畏之心,见它还有一口气就不忍伤它,只在脂肪最丰富的鲸腹剥开外皮,抽取脂肪装在桶里,经过高温提炼出鲸油,再为巨鲸包扎好伤口,避免感染。

白大人命人提了新鲜鲸油,并对一旁的徐海说:“你捕到鲸,功劳第一,跟我去见识一下先帝陵如何?”徐海求之不得,立即跟了白大人,连同两名官兵,四人一行走进陵墓。

白大人负责给墙上的灯盏添油,那两名官兵一边一个,负责点火。很快,九十九盏蛇形长明灯全部亮了起来。徐海憧憬着高额封赏,兴奋地脱口而出:“汪直啊汪直,今后有了朝廷撑腰,黑白两道我就是海贼王,看你拿什么和我争!”

白大人阴阳怪气地说:“是啊,汪直的好日子也到头了。你死以后,我们会宣布是汪直协助剿匪。届时他虽然一家独大,却在海盗中丧失了威信,唯一的出路便是接受招安,沦为由朝廷控制的海贼王。”白大人说罢,突然转过身来,灯光下,他那微胖的脸愈发显得扑朔迷离。

一听此言,徐海一怔,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忙问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白大人和那两个官兵同时亮出明晃晃的腰牌,上面分别刻着不同的怪兽。徐海刚想看清那些怪兽的形貌,却见右边的官兵眉锋一凛,喝道:“什么人!”随即一扬手,朝墓室顶端掷出一枚红羽翎镖。接着只听一声闷哼,一个工匠模样的人从顶上摔落,翎镖扎中了他的肩头,鲜血直流。

徐海定睛一瞧,惊诧道:“宋兄弟!”宋青山褪去工匠衣服,也露出了金色的腰牌,上面镌刻一头龙首鳌身的怪物。

“原来你们是锦衣卫四大高手!”徐海如梦方醒,惊得脸色煞白。

宋青山正是四大锦衣卫末席的玄武,他同白虎、青龙、朱雀师出同门。龙、虎、雀三人的武功超群,为人却霸道强横,做事不择手段,而玄武会龟息术,但武功不如三人。加上为人侠义正直,经常与争名逐利的三个同伴唱反调,遭到他们的奚落与排挤。但玄武坚信自己的价值,终于在朝廷发出捕鲸暗榜时等到机会。他打入徐海内部,凭着机智勇敢做到了既帮助朝廷猎得巨鲸,又解决了海盗的问题。也正因为如此,更引起其他三大锦衣卫的妒恨,他们百般阻挠玄武行动。于是,他们先安排汪直袭击猎鲸现场,再由青龙策划、白虎动用人脉,乔装成接收鲸油的官兵,打算上演一出坐享渔利的好戏。

徐海不解地问道:“宋兄弟,你不是已经毒发身亡了吗?”玄武说:“我服了鲸血,解了毒。”

“不可能!”徐海叫道,“我一直守着那头活鲸,况且它皮肉完整,毫发无损,难道你会隔空取物?”

“我只会龟息术。”玄武说,“要怪就怪你太粗心,没发觉那是一头母鲸。它被迷药罐砸晕之前,刚好产下一头幼鲸,我在毒发的一瞬间运用龟息术进入假死状态,就着海水服下巨鲸分娩的子母血,解了毒。尔后我乔装成工匠等在这里,就是要亲眼目睹你们的下场。”

玄武话音未落,徐海发出一声惨叫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是手段狠毒的朱雀率先发难,使出“大凤爪”掐死了徐海这个知情者,接着他一个转身,出手想抓玄武受伤的右肩,却因玄武身穿凉滑的鲨鱼皮使他未能得手。玄武则借机一个转身,扇灭了一盏长明灯。

青龙大声喝道:“他想趁黑逃跑,不能让他灭灯!”说着,便同白虎守住了两侧走廊。玄武立刻转身向甬道出口逃去。三人哪肯罢休,他们一拥而上,穷追不舍。

三人就这样在长长的甬道中追逐了好久,而鲸油点燃的长明灯却渐渐暗淡下来。原来,这帝王陵墓格局是封闭的,里外不通风。

“咝”的一声,九十九盏长明灯终于燃尽了墓室里的氧气,纷纷熄灭。

随着长明灯集体熄灭,体力最差的白虎率先缺氧,“扑通”摔倒在地。接着,朱雀和青龙也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倒下了。而武功最差的玄武却凭借龟息术憋住一口气,撑着跑到出口,打开了石门……

后来,朝廷对屡剿不止的海盗实施了海禁政策。那头历经万难捕到的巨鲸,也连同锦衣卫四大高手一起失踪了。只有海边的渔民听到的故事是:有一个工匠在锦衣卫失踪的深夜驾船出海,把受伤的巨鲸放生了……知道这个故事的,是一位活了很久的老人,他饱经世事、见多识广,不但会讲故事,还常常指点年轻渔民如何捕鲸,渔民们亲切地称他龟仙人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消失的尸体 下一篇:永不失手